天津学界的“反甄审运动
分类:词汇 热度:

  抗战结束后,长期处于水深火热中的青年学生与教师莫名其妙地被污蔑成“伪学生”、“伪教员”。1945年9月27日,国民政府教育部颁布了《政府教育局拟定甄审收复区中等以上学校学生之办法》,要求对沦陷区的教员和青年学生通过考试、英文、国文、数学、史地、理化六门功课进行甄别,这一措施激起广大青年学生的极大不满。我党根据群众的要求,领导学生开始了轰轰烈烈的“反甄审运动”,各学校的地下党员和进步学生骨干都主动积极地投入到这一斗争中,起到了先锋骨干作用。天津市档案馆馆藏档案中对这次“反甄审运动”有较为详尽的记载。

  当时,甄审措施一经公布,就在学生中间引起了巨大波动。耀华中学有的同学说:“我今年已经20岁了,家里还等着我赚钱养家呢!凭什么要甄别我们?”学生们中开始唱起“盼中央,盼中央,中央来了更遭殃”的民谣。耀华等学校就七八次上书天津市教育局要求收回成命,但终无下文。正在大家积极想办法的时候,1945年11月初,北平学联寄来了《给收复区全体青年同学的一封信》,极大地鼓舞了大家的斗志,增强了大家斗争的信心。市一中、二中、三中、市女一中、女二中、市师、商职7校同学代表发起第一次会议,共同商讨反甄审问题。后来又于12月19日召开第二次会议,参加这次会议的学校增加至18所。眼看“反甄审运动”阵营不断扩大,参与运动的青年学生越来越多,反动派开始在暗地里进行破坏。特务米少丰、李曜林等指挥三青团及青年联合会各中学的特务学生组织破坏活动,到处散布“反对甄审就是反对政府”、“好学生不怕甄审”等言论。特务们对青年学生还使出了威胁恫吓的可耻手段。员、广东中学代表秦肯同学接到一封恐吓信,内容是“处境危险,请君自重,为此牺牲,确属不值,悬崖勒马,万勿延迟”,秦肯同学未作理会。敌人见阴谋没有得逞,便当面威胁秦肯同学说:“第三次会议你别出席,如果不听,我有刀子,我决不让你死在别人手里。”这些可耻手段并没有吓倒同学们,反而激起了广大青年学生的愤慨。12月22日下午3时,第三次会议在广东中学准时召开,参加会议的共有耀华、女一中、女二中、达仁学院、三中等21校50多位代表。在这次会上成立了“反甄审委员会”,秦肯同学当选为主席。

  会前,在青年学生中间对甄审问题存在三种看法:第一种是对自己比较自信,认为甄审不甄审没关系;第二种是认为甄审还可以,但对甄审和英文不同意;第三种认为甄审是对敌占区学生的侮辱,从根本上反对甄审。这时,反动派也开始暗中散布“反甄审是利用学生”、“好学生不怕甄审”等谬论。第三次会议最大的成果就是从思想上统一了大家对反甄审的认识,提出了甄审不合理的几点理由:一、甄审是对教育的摧残,造成大量失学失业。二、甄审是对同学的打击和侮辱。三、“伪”的责任不在于青年学生,而在于政府当局。四、文化程度高低不是甄审所能解决的问题。“反甄审委员会”决定采取帮助教员共同反对甄审,通电全国同学,会后赴教育局请愿等措施。根据这次会议的精神,不久即有20余位代表赴教育局请愿,教育局长黄钰生借口“这是政府的措施,我做不了主,等以后听信……”来对付同学,敌人利用各种花样破坏反甄审斗争。

  为在斗争中揭露敌人的阴谋,更广泛地发动群众,我党决定成立“学联”,成立会议于12月26日在广东中学召开,这也是研究反甄审问题的第四次会议,参加的学校有耀华、省女中等20余校百余位代表,学联主席是我党党员、达仁学院的代表尔连伯同学。“学联”决定了反甄审斗争继续进行的几个步骤:一、由主席团赴教育局请愿;二、联络宣传界为学生呼吁;三、主席团代表如不能得到圆满答复时,由各校代表联合请愿;四、各校代表如不能得到圆满答复时,由本市全体同学到教育局请愿;五、全体同学请愿如不能得到圆满答复时,则在甄审时全体交白卷;六、联合教职员联合会同赴教育局。

  1945年12月31日下午2点左右,学联发动耀华、省女中、志达、广东、进修、达仁等21校同学三千多人聚集在英国小花园附近,包围了伪教育局,高呼“承认我们学生”、“反对甄审”的口号,口号声震动着每个同学的心弦,也刺激着敌人的神经。下午2点30分,17位代表进入教育局内交涉,教育局长黄钰生一进门就怒气冲冲地质问代表们:“你们是干什么的,外边那些人是干什么的?”“我们是来问问关于甄审的问题,您今天得答复我们了,我们是学联的代表。”学联主席很恭敬地回答。他又说:“什么学联代表,你们的组织不合法,我不承认,因此我不和你们说话。”代表们与其理论,他一言不发。一位代表为了让同学们进来便去开大门,一个警官拿着手枪揪住了他,这位同学把大衣一脱抓住警官说:“我们是请愿的学生,我们不怕死,怕死就不来了,你打死我吧!”眼见同学们的强大攻势,警察都偷偷地溜走了。黄钰生无计可施,又耍了个花招说:“好,我不甄审了!”同学们知道这是敌人一计,要求他给予明文答复,必须亲自签字。到了办公室,黄钰生又变了卦,说:“你们是威胁我签的字,在法律上无效。”代表们说:“真是笑话,你是政府局长,你们有这么多拿枪的警察,甚至要向我们开枪,到底是谁威胁谁呢?”在群众的压力下,黄钰生最终在取消甄审的明文上签了字,学生请愿之前五项要求即予照准,具体内容是:一、要求政府爱护青年,收回甄审成命;二、收回教职员的甄审办法;三、要求政府根据民主的精神采纳青年意见;四、要求政府防止造成失学失业的不良政策;五、要求政府允许学生有言论、出版、集会、结社的自由。签字后,同学们一致要求警察赔礼道歉,由警察局局长毛文佐向大家做了道歉。这时已将近傍晚6时,在这十冬腊月寒冷的夜晚,大家已经忘记了饥饿、寒冷和疲倦,高声呼喊着“学联万岁!”“反对甄审万岁!”的口号大踏步地进行游行。

  “反甄审运动”在党的直接领导和全体同学的一致努力下胜利了!在这次斗争中,敌人为学生们充当了反面教员,通过斗争在政治上揭露打击了敌人,使得广大的青年学生受到了党的教育,群众要求进步的积极性空前提高,学联得到了广大群众的拥护,各校党的力量和进步群众的力量有了显著的发展。

上一篇:世界--CA谈数学--20180403华中师范大学专题报告师资 下一篇:临沂大学通报“学分收费”事件:学分制收费政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